籍合網

学术期刊

学术著作

推荐阅读

  • 来自:文史 2012年第3輯(總第100輯) 作者:裘錫圭(Qiu Xigui) 著

    包山楚簡有寫作如下諸形的一個字(字下數字爲簡號):52551746446120152原整理者將此字隸定爲“󷌜”。下文以“△1”作爲此字代號。望山一號、天星觀、包山、新蔡葛陵等楚墓出土的簡文中,還有一個聲旁與△1相似的从“疒”(或省作“爿”)之字,現按照其聲旁有無“人”形以及“人”形位置的不同分爲三類舉例於下:A.包240 新甲3.284 新乙3.61B.望一62 包247 天卜C.天卜 新甲1.22 新甲3.58各批簡的整理者多數把此字聲旁中“貝”之上的主要部分(即不計上舉B、C兩類字形加在旁邊的“人”形)隸定爲“𡶫”,只有首次發表天星觀簡有關字形的《楚系...

  • 来自:文史 2012年第2輯(總第99輯) 作者:鄔可晶(Wu Kejing) 著

    1973年,長沙馬王堆西漢早期三號墓中出土了字體不同的兩種帛書《老子》,其中字體較古的《老子》甲本卷後抄有《五行》、《九主》、《明君》、《德聖》四種古佚書。由張政烺等先生組成的馬王堆漢墓帛書整理小組(下文提到時簡稱爲“原整理者”),對《五行》等四篇古佚書已作了最大程度的拼接和復原(《德聖》後半部分——自458行“者”字以下——殘損嚴重,已難以連讀),並爲它們作了極爲精當的釋文和注釋,相關成果主要反映在文物出版社1974年9月出版的綫裝大字本《老子甲本及卷後古佚書》和文物出版社1980年3月出版的《馬王堆漢墓帛書[壹]》(以下簡稱此書爲“《馬[壹]》”)中。學者們在原整理者整理成果的基礎上...

  • 来自:文史 2012年第2輯(總第99輯) 作者:[日本]廣瀨薰雄(HIROSE KUNIO) 著

    2008年9月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湖南省博物館、中華書局的《馬王堆漢墓簡帛集成》編纂出版合作項目正式啓動,10月底湖南省博物館重新拍攝馬王堆漢墓簡帛的數碼彩色照片。筆者因爲負責《五十二病方》的整理工作,有幸能够利用其照片。此次拍攝的照片非常清晰,過去無法辨認的不少字形、反印文可以辨認,甚至縑帛的經緯也能够看得很清楚。加上因爲電腦圖像處理軟件的發達,反印文可以翻轉,釋讀比過去有了很大的優勢和便利。可以説我們擁有了原整理者當年無法想象的好條件。我們憑藉這些優勢獲得了不少新發現,本文介紹其中的一部分。本文分三節加以叙述。第一節是《五十二病方》的整體結構與折叠方式,第二節是拼合方面...

  • 来自:文史 2012年第2輯(總第99輯) 作者:郭永秉(Guo Yongbing) 著

    本人自2008年起參與了裘錫圭先生主持的《長沙馬王堆簡帛集成》編纂,負責該書《春秋事語》和《戰國縱横家書》兩篇的進一步整理、完善工作。我在從事圖版整理和釋文注釋撰寫的過程中,深深爲張政烺、唐蘭等前輩學者整理這兩種重要出土古文獻時所付出的巨大心力及體現出的精深學養所嘆服,他們白手起家的卓絶工作爲我們的編纂提供了一個極值得信賴的基礎,應當永遠感激。此次《文史》開闢專欄,介紹《長沙馬王堆簡帛集成》整理的相關進展,本當將《春秋事語》和《戰國縱横家書》兩篇重新整理過程中的新見提出來向大家請教,但是因爲新拼合殘片及文字改釋改讀,多較爲瑣碎(尤其是《春秋事語》部分),因爲時間和篇幅都有限,無法將所有整...

  • 来自:燕京學報 總第40輯 作者:俞敏 著

    爲作統計,我先把一萬音綴北京口語翻成音標文字。作的時忽兒,踫上了些個難題:照規矩音標文字不該直翻漢字,該把多音綴的詞,寫成一個單位。可是有時忽兒幾個連着的音綴到底兒該算一個詞不該眞難說。底下是一張難題淸單兒。1.像‘吃飯’,‘寫字’,‘看書’這種形式的語叢,到底兒該算一個詞呢,還是該算兩個呢?要是算兩個的話,他們的關係是什麽呢?有人說前頭的那個是‘動詞’(verb),後頭的那個是‘受事詞’(object)。也有人眼界寬點兒,願意說的融通一點兒,就跟着Bloomfield叫‘行動—目標’(Action-goal)關係。可是這個說法兒用到北京話上,還有毛病:a.跟科學不合。說‘看見亮兒’是‘...

  • 来自:文史 2012年第3輯(總第100輯) 作者:祝總斌(Zhu Zongbin) 著

    《説文解字·須部》“須,面毛也”。段玉裁在《説文解字注》中竟徑改爲“須,頤下毛也”,並説:“各本訛作‘面毛也’三字,今正。”其根據主要是以爲唐人《禮記》正義所引《説文》作“頤下毛”,而不是“面毛”,故徑改。如説:“《禮記·禮運》正義曰:‘案《説文》云耐者,鬚也。鬚謂頤下之毛,象形字也。’”段氏因而斷言:“今本‘而’篆下云‘頰毛也’,‘須’篆下云‘面毛也’,語皆不通。”後面在同書《而部》“而,須也”之下,他又再次説:“《禮運》正義引《説文》曰:‘而,須也。須謂頤下之毛,象形字也。’知唐初本‘須’篆下‘頤毛也’,‘而’篆下云‘須也’。二篆相爲轉注。”段説是缺乏説服力的:段氏以“各本訛作‘面毛...

  • 来自:文史 1981年第2輯(總第12輯) 作者:陈铁民 著

    储光羲是盛唐的山水田园诗人,在当时颇有声名。唐殷璠《河岳英灵集》说:“储公诗格高调逸,趣远情深,削尽常言;挟风雅之迹,浩然之气。”唐顾况《监察御史储公集序》说:“开元十四年,严黄门知考功,以鲁国储公进士高第,与崔国辅员外、綦毋潜著作同时。其明年擢第,常建少府,王龙标昌龄,此数人皆当时之秀,而待御(指储光羲,官至监察御史,故云)声价隐隐躏轹诸子。”但两《唐书》都没有储光羲的传,他的生平事迹,唐、宋人仅有一些简短、零星的记载,因此我们所知甚少。近读马茂元先生《唐诗札丛》(载《中华文史论丛》一九七九年第四辑)中《储光羲里贯及生平事迹考略》一节,感到颇受启发,可增多我们对储光羲生平的了解。但也嫌...

  • 来自:文史 2012年第2輯(總第99輯) 作者:秦樺林 著

    《四庫提要》卷四一“《佩觿》”條:“景爲古影字,已見高誘《淮南子》注,而云葛洪《字苑》加彡案此沿《顔氏家訓》之誤。”又卷四三“《字義總略》”條:“《字始門》注‘景’字云:‘即影字,葛洪《字苑》始加彡。’是誤采《顔氏家訓》之説。不知漢高誘注《淮南子》已云‘景,古影字’也。”按:以上兩條小學類提要持論相同,其説蓋襲自清初惠棟《九經古義》:“高誘《淮南子》注曰:‘景,古影字。’誘,漢末人,當時已有作景旁彡者,非始於葛洪《字苑》。”清儒孫志祖已指出惠棟此説實際上“誤據俗本”,“高誘《淮南》注並無此語,俗刻《原道》篇注有之,乃明人妄加”。可見館臣在轉録惠棟所舉證據時,亦未復核善本。“影”字在六朝後...

©2016-2018 京ICP备16022726号-1
   用户反馈